□然玉
  在廣州白雲同德圍的翠悅灣小區內,由於同一小區內有一片解困房,“富人區”物管及業主單方面修了一道鐵絲網圍牆,不讓“貧民區”業主共享小區公共配套。近期又有住戶集中投訴,而官方幾次出手均未果……(12月24日《南方都市報》)
  一面鐵網,點燃了一場無休無止的口水戰。在這背後,是圍繞小區配套設施的你爭我奪,是關於業主權責利的偏執算計。理清整個事件的來龍去脈,孰是孰非似乎顯而易見!而在官方口徑中,該隔離網被認定為“違建”,實則也傳遞了同樣的信息。然而問題在於,即便有了明確的定性,現實卻未發生絲毫改變。
  在報道中,所謂“富人區”、“貧民區”一類的措辭,一度讓圍觀者莫名激憤。而與之相較,更準確和友好的表述其實是,“商品房居住區”和“經適房居住區”。所以客觀來說,此事並非是富人窮人間的階層衝突,而不過是不同屬性住戶間的權利之爭罷了!倘若僅僅關註其中隱約的貧富標簽,便無法充分理解,事態何以走到如今地步。
  當地小區的隔離網之爭,與其說是住戶的自發矛盾,不若視之為地塊使用規劃失當使然。將商品房和解困房雜糅一處,共用相同的配套設施,但兩者的房價、物管費卻相差懸殊。如此這般,商品房業主內心,難免會滋生某種“受剝奪感”和“心理落差”。在這種心理的刺激下,當事人做出諸如拉隔離網之類的過激舉動,便不足為奇了。
  一般意義上,作為商品公寓購買者,中產或準中產群體中的很多人,往往心理敏感而脆弱。私建“隔離網”一事,最能說明某些中高收入者,斤斤計較的狹隘心態。
  財富積累達到中產狀態,未必意味著心智修養達到同樣水準。在“隔離網”事件中,我們看不到所謂“富人”身上,具備起碼的規則認同與契約精神。他們僅僅出於忿忿不平,便堂而皇之地祭出了市井無賴的手段,提出些毫無道理的訴求……而在一種成熟的中產文化中,中高收入群體理應表現得更為包容,表現得更為體面和剋制。“私拉隔離鐵網,私占公共設施”,圍觀這一荒誕橋段,我們所最應思考的問題,也許不在於“窮人如何不被富人傾軋”,而在於“中產群體距離中產文化如何不再遙遠”?一個文明的社會,最終應適應以文明的方式,宣泄憤懣、調和矛盾。
  (原標題:隔離網事件反襯中產的不包容)
創作者介紹

行山

fb20fbmhr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